涵函涵

我现在只想看小野狗和小英雄(`_ゝ´)
二次元 唱见易世樊花小满 全职粉,叶修只吃叶橙,其他喻黄韩张周江等等全都可以 还吃虹蓝yeah!
最近迷上小英雄轰爆啊啊啊!!

学做好一

23333方锐你惊恐个什么劲儿啊!老王怎么老是你啊哈哈哈哈哈哈笑出声对不起。我好喜欢这个直男🐠和举铁天天啊!

北极虾爱吃豌豆黄儿:

#喜爱举铁的天天和直男州




黄少天是个0,这在当前社会非常普遍。


但黄少天是一个身强力壮喜爱举铁的男人,有肌肉,长得帅,性格强势,引来无数小0尽折腰。


“去个酒吧都不得安宁!”黄少天控诉,“我看上去很1吗?”


“我又不是gay你问我干嘛?”方锐惊恐地说。


“我柔韧性很好的!”黄少天很愤慨,“我不光会举铁我还会瑜伽。”


“看不出来。”方锐说,“你真的很努力。”


“气死我了,我要去举个铁发泄一下。”黄少天说。




后来黄少天在gay吧碰见了喻文州。喻文州是个直男,他在被好几个男人搭讪以后才发现他的朋友又耍了他,于是他付了酒钱出门,就撞到了黄少天。


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!”黄少天给他道歉,“这么早就回去?”


喻文州笑了笑:“没关系。”


黄少天朝他眨眨眼睛:“我们能不能扫一个微信?”


喻文州鬼使神差地答应了。


“就跟莫名其妙地同意加一个微商似的。”喻文州在事后对王杰希说。


“那你看他像是卖什么的。”


喻文州想了想黄少天的朋友圈,“哑铃吧。”




其实加了微信以后很久没聊过。


黄少天交了个男朋友,大概一个多月,两个人相处还可以,但也不是特别有激情。对方后来要出国,莫名其妙就算了。


黄少天其实不大难过,就是有点不爽。半夜走在江边散步,碰到夜跑的喻文州。


“欸!那个,那个,那个……”黄少天抓耳挠腮。


“喻文州。”喻文州提醒他。


“你有空吗?”黄少天问,“我知道附近有个不错的酒吧。”


“我是直的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上次我是一个朋友跟我开玩笑。”


“哦哦。这种朋友要不得啊,万一你被人拐跑了怎么办。”黄少天嘟囔,“那你有空吗?我还知道一家不错的酒吧。”


喻文州想了想,“走吧。”




那天他们都喝得有点多。黄少天很善谈,而且很亲切,两个人好像认识了好几十年,什么都能说。


他们窝在酒吧的角落里边笑边说,说到最后黄少天趴在桌子上。


“你说找个说话的人怎么就这么难?”他把酒杯推到一边,“你挺好的,我是说,咱们俩挺有缘分的。”


“你怎么回去?”


“我打车,很快就到了。”


“能走吧?”


“能走能走。”他猛地站起来,踉跄了一下,然后露出一个微笑,微醺的脸颊泛着微微的红色。


喻文州伸手扶住了他。




黄少天意识到他自己有点喜欢直男以后就很烦躁,每天举的铁更多了。


人生总有这么不巧的事情,比如gay喜欢直男。黄少天把喻文州删了。


“微商把我给删了。”喻文州那天跟王杰希说。


“删了就删了呗。”王杰希不以为意。


“我有点喜欢他。”喻文州想了想,还是这么说了。




喻文州想把黄少天加回来,对方没什么反应。


于是他只好在好友请求里写:我喜欢你。


黄少天把他加回来,发了一长串语音骂他,总结一下中心思想就是: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人,别以为我的感情很廉价,这样耍我很好玩吗?


喻文州诚恳地说:少天我错了,我发现其实我没有很直,我是真的很喜欢你。




再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在酒店的床上滚。


黄少天说:“唉,其实我是个0”


喻文州有点惊讶:“我以为你是……”


“对!我喜欢举铁!举铁怎么就不能当0了!!!有肌肉就不能那啥吗!!”


喻文州说: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看看怎么当1……经验不是很充分。”喻文州诚恳回答。


“看个屁啊!”黄少天打掉他的手机,“实践出真知,我教你。”




教学最终非常顺利。


“我发现你挺有天赋的嘛。”黄少天喜滋滋地趴在喻文州的胸口,“孺子可教。”


喻文州又凑过去亲他。


“欸,我不行了,真不行了。”黄少天哀嚎,“你求知欲不要这么旺盛。”




喻文州跟王杰希说他买了微商的东西。


王杰希从病例里抬头:“哑铃?”


喻文州转着那只圆珠笔,在报告上签字,“他自己。”

评论

热度(1335)